無聲風鈴



導演:洪榮傑
演員:呂玉來、Bernhard Bulling

 

 

 這不是一套同志片,而是一套超越生死、性別、國籍界限的愛情片。

「無聲」的招魂曲

風鈴不止是裝飾品,在中國文化層面上,風鈴還有著多一層的象徵意義。當微風一吹,風鈴一響,代表有先人或鬼魂到訪,用作一個提示,是要告訴在世的人「我」回來了,亦即要再次提醒或勾起在世者至親的人已經離開了這個事實。



《無聲風鈴》就是一個關於在世的人如何面對親人/愛人死亡的故事。

故事共有多段死亡的歷程,分別發生在三個人的身上。瑞士來的Pascal(Bernhard Bulling 飾)淪落到來香港做小偷,巧遇北京來香港當侍應的男主角 Ricky(呂玉來飾),兩人同是天涯淪落人,在異鄉中互相得到慰藉,一見如故,共賦同居在 Ricky 當企街的姨媽的唐樓中。有一日,Pascal 因落街買牛奶而意外被車撞死。Ricky 決定隻身前往瑞士尋回 Pascal 的回憶,卻巧遇與 Pascal 樣貌極相似的Ueli,當他找到了 Pascal 遺下來的背包,他就發現 Ueli 並不是 Pascal;同時間,Ueli 亦巧合地失去了他至愛的親人,終日沉溺在思念之中…… Ueli 最後欲到北京找 Ricky。尚未找到 Ricky,卻遇著 Ricky 垂死的媽媽,此時,他們心中的風鈴終於能響起了。終於明白接受到已逝者的離去,排解心中的鬱悶。
 
哀痛未放下,風鈴敲不響。主角還是接受不了愛人已逝這不爭的事實,像有一鼓壓力重重壓著胸口。電影裡運用了大量的符號來象徵死亡的意象:鳥、蝴蝶、瑞士破屋、燈、荒蕪破落的瑞士雪山景等等……。

電影用了插敘的敘事手法,一開始先交代 Pascal 死亡,再交代 Ricky  前往瑞士隻身尋找的過程,再回憶起 Pascal 在香港與 Ricky 由相識到熱戀再到冷戰的過程,再到瑞士遇見 Ueli 的部分,最後到 Ueli 往北京尋找 Ricky 作結。全片不斷在時間與空間之間來回穿插,現實與回憶互相交錯與幻化而成,交織出一段段哀怨的生死協奏曲。雖說如此,全片亂中有序,井井有條,時間節奏拿捏得剛剛好,不溫不火,令觀眾感受到一種淡淡然死亡的冰冷感。

導演在部份地方有意無意地用了不對焦的鏡頭,使景物朦朧模糊化,像是要讓觀眾切身地感受到演員的內心處境,遊走穿梭於現實與回憶幻境之中。

雖說死亡是這套電影的命題,但似乎導演對生命亦抱著不卑不亢的態度,電影在最後的一個鏡頭有所寄語── 一輛電單車在北京的大道路上一直駛,不間斷地行駛,彷彿意味著人生是一條漫長的道路,路仍要繼續走而且還要孤獨地走,身邊所有的人,包括你的親人和愛人都只是各自生命中的過客,不留下任何痕跡,這帶出了人生終極的哲學問題──人應如何/要學懂面對寂寞。

「無聲」的過客

電影中最特別的設定,就是一個瑞士人和一個北京人,在這個華洋雜處的前英國殖民地──香港相遇,他們是處於一個無根的狀態。身份認同這個問題在這幾代香港人的心目中一直翻滾纏繞著,「家」這個概念對香港人來可說是模糊不清的。加上電影男男相愛這個設定,在現時這個主流社會制度下,同性戀者身份壓根兒本身就已經是擁有著這個身份認同的問題。所以,在這個作為「過客」的身份,兩位主角的「不歸屬感」使到他們有著同病相憐之感慨,產生了共鳴,相依為命,很自然地投入了只屬於他倆之間的世界,無法自拔。所以當 Pascal 死後,Ricky 決意前往瑞士尋回 Pascal 的過去,他其實亦同時正嘗試尋回自己的身份。

電影中可以看到一點點老香港的情懷,「懷舊」這個動作其實也是一個尋根的過程。Ricky 打工的茶餐廳冰室、Ricky 送外賣的唐樓、Ricky 姨住的板間房、Ricky 姨的一樓一鳳、旺角深水埗的舊街巷里等等。

導演亦加了一場奇想式的老歌舞片段,有意無意地向台灣導演蔡明亮致敬──《洞》裡的《打噴嚏》,但今次是找來了六十年代歌舞片明星黃小燕來演繹,使到片中多了一份懷舊的情懷。黃小燕飾演的老婆婆老態盡現,但突然間站起來載歌載舞,形成了一個強烈的對比,像是死亡前的迴光反照,這加強了整套電影的冰冷感,鞏固了「死亡」這個命題。

「無聲」的抗爭

《無聲風鈴》並不是一貫「偽同志電影」以同性戀題材作招徠、賣弄男性胴體,掛羊頭賣狗肉、表面上包裝成包容性很強的多元化文化載體,但原來一揭開包裝紙後,內裡實質只是為了迎合一般主流意識形態的商業電影──包含著對同性戀的歧視與偏見,有意無意地不斷深化著大眾對同性愛的典型化形象。

筆者不敢奢望「偽同志電影」會對男男之愛歌功頌德,只是祈求它們不要變本加厲在已經不斷被人灑鹽的傷口上再一刀一刀抽插得血肉模糊,遍體鱗傷,最後橫屍在斷背山之巔。

《無聲風鈴》在這裡恰好以微弱的氣息作出「無聲」的抗爭,為這個「偽多元化」的香港社會取得了點點的平衡。                


載自:http://www.filmcritics.org.hk/%E9%9B%BB%E5%BD%B1%E8%A9%95%E8%AB%96/%E9%9B%BB%E5%BD%B1%E6%96%B0%E4%BA%BA%E9%A1%9E/%E3%80%8A%E7%84%A1%E8%81%B2%E9%A2%A8%E9%88%B4%E3%80%8B%E2%94%80%E2%94%80-%E4%B8%80%E6%AC%A1%E6%AD%BB%E4%BA%A1%E7%9A%84%E6%97%85%E7%A8%8B

 


口水後話


由於最近有點懶,再加上正如文中所說的,剛開始我真的看不懂該片在做些甚麼事情

站在觀眾立場來看,這部片子其實給我的感覺就是兩個對感情都是很深的人,無論是ricky,pascal or ueli

無論是愛情或親情,這無疑是表達了對情感的認真與執著...

風鈴回響代表著肉眼看不見的東西來了,當然這包含離去的親人....

 

輕輕的描寫,極少的對白,但卻有不一樣的體會....

個人覺得這部片子還不錯,但需要耐下心來看,如果期待看肉慾場面的,這可能不太適合你喔~

 

電影預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彼利 的頭像
彼利

口水多過茶

彼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