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

428,600多位大马人齐聚台北中正纪念堂自由广场。细雨中只见一朵又一朵的伞花相继撑开,一件又一件的黄色雨衣陆续亮相。雨越下越大,大家仍然坚守原位,没有人离场。大家都知道,跟远在吉隆坡的同胞所承担的风险相比,这点雨不算什么。我们必须和他们在一起,做他们坚强的精神后盾。在现场,Bersih的口号不绝于耳。站出来分享的人也一个接一个。有人激动了,有人嘶吼了,有人哽咽了……更多人把感动埋在心里。

都说这一代的年轻人政治冷感,对社会课题冷漠,可是那一张张年轻稚嫩的脸庞却写着澎湃的激情,写着理想与盼望。大马新生代,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封闭。他们也有一颗爱国的心。这样闪耀的心,在历史中比比皆是。我的思绪一下子被扯回那些久远的年代。我看见了五四运动中的陈独秀,蔡元培,鲁迅,胡适……;我看见了辛亥革命的谭嗣同、林觉民、徐钖麟、秋瑾……每一个名字都那么掷地有声。每一颗爱国的心都那样光芒四射。为了正义而诉求,是每一个爱国的人应尽的义务。428的今天,我们都站出来了。我们把人民的力量都展现出来了。我们让那群本末倒置的政客知道,国家是属于人民的。我们的呼声被全世界听见了。那……然后呢?

回顾历史引以为鉴

一个世纪过去了,我们现在回头看当初那群五四运动份子批判封建,批判礼教,总算看出了一股盲目的激情。他们把文言文给废了,把繁体字给革了,把孔孟先师的学问赶出教室,一个劲地向西方科学精神看齐,连语言这门艺术也当成科学来教了。革命算是达到了目的。可结果呢?现代学生的中文水平越来越烂,大学生能说得出四书有哪几本就已经很不错了,能听懂传统文化智慧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了。如果五四运动份子看到今天的局面,或许他们也会后悔吧。五四的爱国精神本意是好的,他们想消灭文化的糟粕,却一个不小心,把文化精髓也给破坏了。老祖宗的智慧,能得到的人越来越少了。那些美好的传统文化价值,渐渐被人遗忘了。说这番话,意不在于指责革命先烈,而是在大马革命如火如荼进行之际,希望革命志士们回头看看历史,引以为鉴。

勇于检讨敢于承担

我在自由广场听到很多人慷慨激昂的演说,画面很动人。那些真诚的眼神激情的声音,都美极了。但我必须说句真心话,大部分的语言都是非理性的。言之有物的人并不多。有人责骂政府,有人埋怨社会不公,甚至有捍卫同性恋权益的。我不禁疑惑了。我们今天到底是为何而来?我们是为了泄愤而来,为了吐苦水而来,为了一小撮人的利益而来的吗?不,我们是为国家的未来而来,我们是为下一代而来。我们爱的,是一整个的马来西亚。既然如此,是不是应该学会理性的思考,一同探讨我们究竟可以为国家做什么。是的,政府很糟,社会很不公,有钱人很自私,当权者很贪婪,民众很愚蠢。但一昧地批判别人就可以换来安定和谐的社会了吗?在我们义愤填膺地批判政府批判社会之后,是不是也该冷静下来,理智地反思一下,我们革命的意义究竟为何?接下来我们该何去何从呢?

美国已故总统肯尼迪在1961年的就职演说,留下一句传世名言:“不要问国家能为你做什么,而要问你能为国家做什么。”这句话,是不是也符合所有马来西亚人爱国的心境呢?也许我们可以想一想,身为一个马来西亚人,我还能做什么?是的,那些问题和弊病我全都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但是,仅仅是知道,仅仅是批判,仅仅是发泄怨气,有用吗?政府很糟糕,那你考虑从政不?清廉政治,由你开始好不好?社会很不公,那主动关怀比自己更弱的弱势,由你开始好不好?有钱人很自私,那我们不做一个见利忘义的人好不好?当权者很贪婪,那我们不贪求他们的帮助,做一个自强自立自给自足的人,好不好?群众很愚蠢,选出来的政客很没素质,那我们多读点书,了解历史了解时代的需要,培养更好的眼光选出更有素质的政客,你说好不好?不要Lynas开设稀土厂,那我们不做一个虚荣的不断追逐科技产品的环保主义者,你说好不好?我们能做的,太多太多了不是吗。

冷静理智超越对立

在这人民力量爆发的当下,这篇文章或许显得不合时宜。但不合时宜的忧患,未必是毫无价值的。身为一个知识分子,我想站在一个冷静理智的角度,超越人民与政府对立的角度,去看待整件事。我参与了集会,我见证了这场历史。我深深地感受到:没错,这是伟大的政治觉醒,正义的诉求,勇敢的革命,人民的呼声。“还政于民”是美好的理想。我们要做主人,不要做奴仆。当我们是奴仆的时候,我们责备主人没有素养不知反省。那当我们争取做主人的时候,是不是也该问一问自己,是否具备了当主人的素质与能力?我们究竟是勇于检讨,敢于承担,有见识有思考能力的主人,还是任性,自我,人云亦云,言之无物的主人?

 

轉貼自: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12/05/02/111.html   5/2 光華日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彼利 的頭像
彼利

口水多過茶

彼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